人间烟火 山河远阔

李达康x你【余生都是你】8

很狗血
ooc不是我的
是我手机的错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早还在熟睡的你被一阵连环夺命call吵醒,手伸出被子摸索了半天找到了手机。
“喂,谁呀?”带着鼻音,语调也比平常软了几分。
“夏彤!我有个大消息要告诉你!”电话里传来方洁的声音,震的你将手机立即拿远。
“你干嘛?大早上的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“你先别睡了,今天晚上有个同学聚会。”
“你把时间地点发给我就好了。还有事吗?”
“我可提前告诉你聚会那谁也来了。”
这下你彻底清醒了,“那又怎么了,都是同学他怎么可能不来?”语气听来仿佛完全不介意。
“那好,你觉得没事你就来吧,我等会把时间地点发给你。”方洁松了一口气,应该是放下了吧


李达康下了班回到家时突然特别想你,很想知道你在干嘛。
恍惚记得你今天应该是休息不用上课。
但又不敢贸然打电话过去,想了一下决定先发短信给你。
你正在为晚上穿什么发愁时看到了李达康发来的短信,忙扔下衣服给他回短信。
李达康看到你的回信确定你在家后,翻到通讯录就打给了你。
说了几句,李达康问起你晚上的安排,你回答说晚上有同学聚会。他嗯了一声,让你晚上好好玩,又强调了好几遍让你早点回家,别玩太晚了,别喝太多酒。
挂了电话后还特意给你发了短信提醒,你有些好笑,这人简直把你当小孩子来看。
你把聚会的地点发给他,开玩笑说欢迎书记大人晚上亲自来监督。信息发出去后李达康半天没回,快到时他回了短信。
只有短短的两个字,“调皮”。
看着短信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
路上堵车,你看了看时间快到点了。碰巧司机说堵车的地方离聚会的地方不远,你索性下了车自己走过去,不然得等到猴年马月。
这座城市你还不是很熟悉,聚会的地方有点不好找,你转了几圈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。
可怜巴巴地打电话给方洁,方洁反而不同情你还一个劲的说你蠢。
“你等着,我给他们说一下,我去接你。”
委屈巴巴的挂了电话,想着方洁刚才说的方向,慢慢朝前走去。身旁有人跑过又瞬间停下的声音,你好奇的向后看了一眼,意外的撞进一双熟悉的眸子,那人微喘着气发丝些微凌乱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注视着你。
“彤彤,你在这啊。”说着朝你走来。
似是无法再忍受一般,在他快要走过来之前,你扭身朝前走的飞快。
身后那人跑来一把握住你的手臂,你猛的甩开。
“彤彤,你别乱跑,我又不会把你怎样。”脸上带着一丝苦笑。你站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。
“你跟着我走吧,别走丢了啊。”想要牵着你又一次被无声拒绝。


到了餐厅的包房,你先开门走了进去,找了空位坐在方洁旁边,而他正好坐在了你的对面。
你看了看方洁,眼神示意她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方洁认命的叹了一口气。
“我坦白。本来是我去接你,但你给我打电话时顾清远在旁边,他听到了,然后他就去了。”
“那你为什么不拦着他?!”你现在想打人。
“我…我拦不住他。他跑太快了。”
“……”好吧,他有大长腿。
吃饭全程你没抬头,可就算不抬头也感觉到那人目光灼灼的看着你。


吃完饭大家一起去唱歌,KTV就在附近,走一会就到了。
在里面待了一会,感觉有些闷喘不过气,你便出来外面透透气。在大厅坐了一会,你拿出手机准备给李达康发个短信。正打着字,顾清远在你身边坐了下来。
“怎么出来了,不去唱首歌?”
你没说话,往旁边挪了挪,又收起了手机。
顾清远看你的一系列动作,笑了笑。
“彤彤,我们不能做朋友吗?非要这样相处吗?”
你抬头看了看他,摇了摇头,缓缓开口:“不能。还有以后请你不要叫我彤彤。”


回去拿了包,和大家告了别,你准备回家,方洁跟在你身后送你出来。
“方洁,你回去玩,我来送夏彤吧。”顾清远随即揽过你的肩膀朝外走去。
出了大门,你拿开肩膀上的手,道了谢便准备走。顾清远却拉着你的胳膊把你摁在了墙上,另一只手撑在墙上,低头看着你。
“你有病啊?你放开我。”你抬头瞪着他。
“夏彤,你能不能不这样?当初是我的错,我很愧疚。可是现在不能给个机会吗?我们……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就这样算了吗?”
你低着头不说话,想挣开他却摁得更紧。
顾清远见你不说话,俯下身侧过头去便要吻你。
你偏过头去,“顾清远,我有男朋友,请你尊重我。”声音已经带着压抑不住的愤怒。


不远处的车窗内,一点红星闪过,地面上又添一根新的烟头。
车内没开灯,路灯的光投进来照的晦暗不明,只看见李达康紧抿的嘴角。
“书记,现在怎么办?”小金有些恨不得消除自己的记忆,什么都没看见。
“再等会。”声音没什么情绪。
小金现在觉得秘书的活真不是好干的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未完待续
已经在朝着狗血言情的方向发展
_(:_」∠)_ _(:_」∠)_

评论(26)
热度(38)

© 森郁 | Powered by LOFTER